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民建首页 组织机构 会务工作 建言资政 理论园地 学习与研究 社会服务 会员风采 支部活动 联系我们

TOP

房子的变迁
2012-12-03 11:04:42 来源: 作者: 【
  孩提时代,我家在关中平原的农村,生活环境很差,用当时的一句歌词“我的家乡并不美,低矮的草房,苦涩的井水”,虽谈不上草房,但那拥挤、潮湿、低矮的北方砖土混合结构的房子,住在里边还真找不到舒适的感觉。
  记得我曾问过已过逝的祖母,为啥我们一大家子十几口人要挤在一个院子。祖母当时说,因为咱家成分(文革中定的地主)高,不给分庄基,盖不了新房子。懂事后,我隐约知道了,由于我的祖父,一个倔强、不屈服于命运的乡村硬汉,经营小生意挣了些小钱,买了九亩薄田,在文革中被划分为“地主”,挨过批斗,扫过生产队的粪坑,喂过牲口,梦想住一所宽敞的房子,最终抱着遗憾而去,他的子女——我的父辈们,也因为“地主”成分,在工作、生活中处处受困,房子一直是我们这个小家族的超级梦想。
  感谢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,拨乱反正后,摘掉压在我们家头上那顶沉甸甸的“地主”高帽。哥哥、姐姐上学不在自卑了,父辈们工作不受怨了,日子有所改善了,田地分到家了,粮食堆满仓了,一座典型的北方的四合院站起来了,家里人住的宽松了,能长长出口气了。那是1983年,小学一年级的一点记忆。
  当改革开放的春分吹遍神州大地,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催人奋发。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,改革的滔水汹涌而来。从城市到农村,人们的住宅条件逐步提高,楼房已不属于城市,随处可在乡村看见。大街上涌衣着鲜艳,色彩斑斓的人潮,再也找不到永远只有“黑、灰、蓝”的风景了。我们家也一分为三,三座漂亮的红砖瓦房增添了幸福的色彩,祖辈心中的痛也随着生活的河流,悄悄逝去,父亲的叹息声少了。那是1993年,我初中刚毕业。
  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。小平同志南巡的话音似乎还萦绕在耳际。从农村到城市,从西到东,从北到南,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我们陶醉。路通了,灯亮了,水清了,树绿了……我们家又换成三幢崭新的小楼房,也有这个厅那个厅了,用上了抽水马桶了。院子里花木繁多,绿意还浓,我也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“密闺”了,可以在自己的天地里随心所欲了。房子哎,我等你等的好心痛!那是1996年,我高中毕业。
  岁月如梭,时光易逝,还没来得及在我的“自留地”里疯个够,我住进了大学那欢乐的八人“鸟巢”。来自四面八方的八个姐妹在那没有空调、地暖的18平米房子了,用青春和泪水把人生的味道柔和在一起,为所谓的前程在的奋斗了四年。还算好,我们各自找到心仪的工作。在匆匆离校的日子,告别那间贮存我们悲欢喜乐的空间,我们默默的哭了。那是2000年,我大学毕业了。
  居者有其屋,自古以来是每个人的梦想。结婚时,婆婆为我们买了70多平米的两室一厅的房子,两个人住着,略显空荡些。于是,我就请来婆婆大人住在我家。我们两代人一起分享生活的油盐酱醋,锅碗瓢盆。屋檐下,欢乐的氛围已把儿时心中那点痛洗刷的无影无踪。随着女儿的降临,原来还闲空荡的屋子,处处是小家伙的阵地,加之婆婆年龄大了,上下楼不方便。于是,我和老公幸运的做了“房奴”,买了110平米的三室两厅的房子。经过一番装饰后,住在四季如春的房子,感觉疲惫一下子没了。那是2004年,我参加工作五年了。
  世事易变,常人难测。感谢生活的惬意。或许是运气照顾我吧。随着工作的小变迁,我又来到陌生而熟悉的另一所城市,又一次做了“房奴”。在那场浩劫的大地震的余震里,我忙前跑后,废寝忘食,在烈日纵横的七月,奔赴在市区的建材、家居城,终于苦尽甜来,在这个不属于我的城市拥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。我没有了刚来时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了,轻松了许多。那是2008年,我参加工作九个年头了。
  日子还是这样的平平淡淡,可我已经很满足,从内心感谢生活赋予我的一切。试想,一个从无到有的人,曾经梦里的向往如今步步实现,生活在这样和谐、丰富、安宁的世界里,没有理由不高兴,没有原因不向前。你说呢!
  (民建宝鸡市委员会 zl.q)
Tags: 责任编辑:baojimj
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今非昔比三十年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